晓薛朝耀党

间歇兴奋间歇安静地吃粮

间歇删文

目前沉迷剑三

如果要推义庄短漫,首推这个

人物还原到残忍

MAchaCHAcha:

忘了这边发的条漫,与其说是晓薛晓倒不如说是义城组日常(……)

附送一个义城组血型君(?)描官图随便看看别举报(((

【晓薛】两小无猜(短篇一发完)

*复健期挣扎出来的不明产物,依旧涉及以前删过的诸如秋千梗、我洋撩妹梗(?)

*投喂梦太太,看我讲信用不嘻嘻 @咸鱼梦 

 

 

(上)

 

腐女很可怕,腐男也可怕。

 

两个腐男和一个腐女在一起更可怕,比如此时——

 

 

薛洋的两个爹桌前的刀叉动都不动,只顾着不停地夸赞对面的晓星尘、说他乖巧可爱,间或还暧昧地提点着薛洋:“洋洋,你喜不喜欢晓哥哥?”

 

晓星尘他妈一脸笑眯眯的,跟上接了一句:“我们家星星可是很喜欢你哟,知道你们一家搬来成了邻居都快高兴坏了。”

 ...

(伪)后摇歌单

整理了一下目前网易里单曲循环过的后摇:


《victory rose》

*《the sea was left behind》

《playground hope》

《scarred heart》

*《dreaming of you》

《villanelle》

《letting go》

*《a dead leaf dance》

《lights frightened the Captain》


*号为强推嘿嘿

【晓薛/小段子】乡村爱情故事

*爪机短打乡村小甜饼,单纯想摸个场景


薛洋越看村头新来的晓知青越心痒痒。


那人被下放到这穷山恶水的僻壤之地,拿那双齐整如白葱、曾挥墨山河的手握住锄头,偏偏不见一丝气闷燥郁的神色,仍旧面若春风、和煦如阳。


尤其是那双瞳仁,仿佛令天地皆寂了、惟有星子闪耀。


……薛洋觉得自己恋爱了。


然而他祖上三代贫农、根正苗红,锄地播种的事怎么也轮不到他,和晓星尘共处的时间无形削了大半。


他偶尔到后山田埂里不怀好意地打打下手,也被那群怀春的姑娘气得直翻白眼,又不能像她们一样、...

【晓薛/娱圈paro】八一八洋洋和他的晓姓造型师

*外行人的瞎编产物,填坑系列:娱乐圈小段子,对原设定有一定改动

*主晓薛,宋箐、双聂一句话


@吸洋教教主_薛洋全国后援会会长

8月28日00:00来自微博weibo.com

发表了头条文章:《八一八洋洋和他的晓姓造型师》


(薛洋片场助理接受访谈时的发言,此为整理后的文字稿)

薛洋助理:

先来各自说一说这两位主角。

我们的洋不用多说了吧,不仅帅得人神共愤、男女通杀,还既有演技、又有敬业精神,火遍大小荧屏、人气烧遍全亚洲。


外界无良媒体的通稿总抹黑洋洋——一会儿说他耍大牌、年轻气盛,一会儿又说他心狠手辣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……

我就...

【晓薛晓/补档年龄差】捡回来的儿子总管我喝酒怎么破

·标题...放弃算了

·两千四百字,年龄差系列补档:大概是“小”星尘里提到的管喝酒情节

·前文(一),飞速跳年龄前文(二)


*

没捡到晓星尘之前,薛洋每每傍晚时分准时推开车站附近一家酒馆的破木门,挂着的海螺风铃一阵叮咚,再坐下来就着几碟干净的小菜喝一杯,等到暮色沉沦再拎上大衣踱进街道。


或者有时兴致来了,撸起袖子和聚在一起的船员、商贾或是渔民就着骰子来几盅,酒酣耳热、人声盈沸。海风从百叶扇的间隙斜斜吹进来,呛人的咸腥味衬得里屋更是如油泼辣子般——生气十足。


可自从碰上这个小鬼马,呵,别说去...

【晓薛】狐缘(起)

*标题瞎取的,原著向续写,大概是狐狸道长×转世小洋


·起


狐妖回头遥遥凝望了那眉目娇憨、雪耳微抖的小狐狸一眼,再转身时,打马交错的复杂神色都强逼着揉作如死的平静。


她战栗着身子,将灵丹从口中吐露悬空,那金碧发光的圆珠顷刻便碎裂成千万闪烁碎片、悉数钻进一旁平躺着的身子中,宋岚对她逐趋透明的身子深深作了一揖,而就在那一瞬间,她眸中刹那流过刻骨的歹毒——


她骗了这道士,什么肉白骨、换死生是不假,但这人体内有了她的灵丹,至多十天便会现出那人不人、妖不妖的鬼模样!


她吮人精元、扒人血肉已有数百载,...

【晓薛】暴雨时期的奔现(短篇一发完)

*手机短打小甜饼emmm
*主晓薛,微忘羡


七月底的流火天向来变化莫测,刚才还干燥明亮的晚霞彤云,转眼便被乌色层层堆砌。

雨帘如瀑倾斜,织成惘色的网罩住迷离的夜色灯火。


薛洋踢起脚尖,用球鞋顶的凹洼去接那从广告牌横栏滴下、小聚成断流的雨水,不时拿眼梢去瞥同样被这场暴雨困在公交车站、面带口罩的男子。


整个车站也仿若停泊的船舶,唯他二人于此眺望城市尽头。


薛洋不动声色地打量着: 眉峰如新竹,狭长的双眼微微一睐、就仿若揉碎了的水银般璀璨,黑色口罩隐隐勾勒出那生得甚是清俊的脸骨。


好像..莫名地熟悉?


薛洋眯了眯眼睛,摸摸下巴,眼神假装从他身上擦过,不意扫...

【晓薛】惊情航班(短篇一发完)

*不要吐槽标题QAQ,he无差emm

*主晓薛,涉及澄宁,恩终于填完很久以前的片段坑了:衔接在此


“如果你深爱一个人,你会为他挡下全世界的子弹。”


舷窗外滚滚的云海上浮着一层水银般的淡光,晓星尘抬起手腕看了看表,微微笑了起来,脑海里浮现出薛洋把半边脸侧卧在枕头上、面颊红彤彤的、嘴边还流着口水的可爱模样。几滴汤汁洒在他的黑西装上,身旁旅客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保温壶后侧头向他道歉,余光瞥到他的石英钟,语气更加无措了起来:“诶、诶,您忘了倒时差?”


晓星尘轻轻“啊”了一声,温和解释道:“我习惯和我爱人用同一个时间,这样我可以随时想象...

【晓薛/恶搞文】隔壁班的班花总是在撩我怎么办01

*有涉及以前写过但是删掉的梗,比如班花梗(?)

*有女装!有女装!有女装!划重点,雷者勿入!


她双手向后扶着城墙,仰头望着寒夜铁幕被刺穿般闪耀着星辰的窟窿,轻声开口:“我们必须鼓起勇气,不惜将星空推倒,来填补地面的坑洼——”


“停!”


魏无羡拼命憋住笑,冲晓星尘眨了眨眼睛,再理直气壮、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指了指薛洋:

“薛洋,你翻了白眼,刚才那一幕重来!”


薛洋把瀑布般倾泻的金发头套从头上扯了下来,露出乱糟糟的黑发,他一只手叉在蓬蓬裙撑开的蝴蝶结旁边,气势汹汹地冲魏无羡比了个中指:“魏无羡,这他妈只是彩排,我翻个白眼都要...

1 / 3

© 星唐 | Powered by LOFTER